logo

产品导航

国际学校家具
德国VS课桌椅
课桌椅
图书馆家具
学校餐厅家具
学校办公家具
计算机中心家具
五星级酒店座椅
总统套房座椅
商务客房座椅
标准客房座椅
五星级酒店会议椅
办公桌组系列
W@Newtry系统桌
W+C@Newtry系统桌
S@Newtry系统桌
B+C@Newtry系统桌
X6@UR-Design系统桌
文件柜系列
Dexion钢制文件柜
Essen钢制文件柜
Smart钢制文件柜
Slender钢制文件柜
Slimo薄边文件柜
Webber密集柜
O'case活动座底柜
办公屏风系列
MIX6+3工作站
Artland工作站
Metrix办公屏风
Neo Ⅱ办公屏风
EES办公屏风
Zone办公屏风
V.Sign办公屏风
办公座椅系列
BG办公椅
Merryfair办公椅
Flex办公椅
Fortis办公椅
Skin办公椅
Enjoy金卓系列
Brant金尊系列
Nefil金典系列
Vopar金爵系列
Ergohuman金豪系列
Ergohuman+ 金豪+系列
班台系列
Virtue班台
Aquan班台
Crox班台
Breezi班台
Verso班台
Silva班台
Sono班台
Yazzo班台
Martex班台
Quorum班台
Eileen班台
Mountain班台
Yazon班台
Yajoy班台
Louis班台
Mirrage班台
Van Gogh班台
Vincent班台
培训家具
品牌培训桌
品牌培训椅
办公沙发系列
Office办公沙发
Louis休闲沙发
英国DAS金融交易台
DAS金融交易台
DAS金融台中国案例
DAS金融台全球案例
英国DAS商用家具
DAS监控台
DAS控制台
DAS电动升降桌
美国Hermanmiller办公椅
Aeron chair
Mirra chair
Embody chair
Celle chair
Sayl chair
德国Interstuhl办公椅
Silver Chair
airpad-chair
Axos
Every
kinetic
挪威HAG品牌办公椅
Capisco
H09
韩国Optima品牌办公椅
Noble人体工学椅
Motion人体工学椅
Trusler人体工学椅
进口品牌办公家具
Dexion
德国MEY工业椅
ESD防静电椅系列
工作椅系列
站立工作辅助椅系列
工作凳系列
AF2不锈钢系列
德国MEY实验室专用工作椅
德国MEY乐队演奏椅
马来西亚benithem办公椅
Trendy
Style
Streamline
Curve
BC3
B-Five
Suqure
Zoom
Zoom360
芬兰Avarte公共座椅
Seating
Theater chair
Sofa
Lounge Chair
香港LUXUS品牌办公椅
SIRKUS椅系列
TED椅系列
VIVERO椅系列
ECLOTH椅系列
ASKO椅系列
韩国Patra培训椅
Amigo
Sting
Frodo
Icon
TT
City
意大利DVO行政班台
Vertigo
Planeta
意大利TMA办公椅
RA Chair
德国Klober办公椅
cato
意大利ORA行政班台
Ora
意大利FARAM行政班台
P700 Partition
Han
Dinamico
Aplomb
Cartesio
澳大利亚TokTok会议桌
TokTok
美国Humanscale办公椅
Liberty chair
freedom chair
Diffrient world chair
西班牙STUA公共座椅
Egoa chair
Globus chair
设计师产品
Eames
Eero Saarinen
Eileen Gray
Mies vander Rohe
Bill_Stumpf
Studio_7.5
Jeff Weber
Jerome_Caruso
科技家具
美国Ergotron显示屏支架
德国mey工业椅
丹麦升降桌
世界名椅
德国Interstuhl办公椅
美国Humanscale办公椅
挪威HAG品牌办公椅
韩国SIDIZ品牌办公椅
马来西亚benithem办公椅
芬兰Avarte公共座椅
十大名椅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知识>>2187.疫情对中国及全球家具业有何影响?—【OF365大连品牌办公椅】
2187.疫情对中国及全球家具业有何影响?—【OF365大连品牌办公椅】
来源:本站
时间:2020/3/2 16:36:47

    2019年岁末,武汉爆发了新冠疫情,病毒广泛传播,由于得病的人很多,致使医疗资源承受极度的压力,甚至面临崩溃,因此,武汉封城,湖北成为重灾区,继而扩散到全国。

    中国政府采取了十分严格的方式来控制疫情,甚至限制人们出门,许多地方的乡村,都封锁了,人们不得进出。

    这样,当然会严重地影响经济活动,最直接受影响的是第三产业,即服务业,路上没人,当然餐厅、娱乐场所等等都没人,春节的生意都泡汤了,而且这种损失是“真实”的,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那就只能等到经济的复苏,经济什么时候能复苏呢?

    我们不妨看看近年别的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来做为参考。

    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疫情成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新型冠状病毒是2020年1月30日。

    前5次宣布PHEIC,对经济的影响有一些共性:

    1. PHEIC期间,主要疫情区GDP和贸易增长率都出现下降。

    2. PHEIC之后,主要疫情区GDP和贸易增长率都会反弹。

    3. 反弹的时间,和疫情区应对处理病毒和清除事件的效率有关,处理病毒效率高的地区,反弹呈“V”字型,差一点呈“U”字型,更差的呈浅凹形。

    案例:

    2009年4月,墨西哥爆发甲型H1N1流感,WHO于4月25日列为PHEIC。

    2010年8月取消,持续472天,全球感染。

    墨西哥的经济:

    2009年第二季度GDP较前一季度下滑3.4%.

    2009年第三季度GDP开始反弹,并保持增长。

    中国在处理病毒和消除事件的效率,当然和墨西哥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虽然这次COVID-19武汉处理得有点慢,并且感染人数较多,但中国政府的决心与效率,是非常坚决的。因此GDP与外贸的反弹,肯定会是“V”形,也就是一个季度的事。

    耶鲁大学的斯蒂芬·罗奇也认为:虽然2019年底,中国的经济增速,滑落至27年来的最低点6%,但COVID-19不会削弱中国经济的内生动力,因为中国经济正在转型:

    ——从投资和出口拉动型增长转向消费拉动型增长

    ——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
   
    ——从储蓄过剩转向储蓄吸收

    ——从引进创新到自主创新

    罗奇认为,这些转型加上最近人民银行的刺激措施,在疫情结束之后,中国的经济一定会恢复。

    我们描述了疫情之后的经济大环境,而疫情对中国的家具业,有什么影响呢?

    不知道是幸或不幸,COVID-19发生在2019年12月,2020年1,2月,刚好在2020年的第一季度,对家具业来说,历年第一季度都是淡季,不管大小企业,第一季度都是亏损的。

    因此通常第一季度都是“预备期”,或“开发期”,许多工厂,都在这淡季时开新样,然后参加三月份的家具展,推出新品,招商,收订单,五一之前开新店,如此周而复始。

    COVID-19把这一切都打乱了。

    原本2月8日元宵前后工厂开工,现在开工可能会延后一个月,虽然二月下旬有工厂开工的,但本地工人有些还被关在村镇里出不来,外地工人也不让回来,即使有些地方疫情之后可以回来,但回来之后隔离14天,那也得干到三月十几了。

    三月中旬如果能够恢复正常,已经是很好了。广东一带的家具展,也延到6月份,过五一第一个开店旺季了。因此不会有太多工厂在开工后,开发新样去参展,因为下来7、8、9月是夏天,也是淡季,一年只剩下小半年了,能把现有产品修改一下也可以了。

    其实中国的家具款式,更新太快了,很多是一年一换,这种现象我认为是由于:

    ——设计水平不到位,不能成为“长青”产品

    ——市场不成熟,没有自己的东西,东拉西凑,客人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款式。

    这种一年一换样的现象,其实是很浪费资源的,设计师得动脑筋,工厂得开样,甚至得换设备、材料、工艺等,然后把这些工作,投向展会,——投向一个未知的市场。

    这不是巨大的浪费吗?
   
    今日家具的阎栋认为,中国的家具款式太多了,我深表赞同,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款式吗?

    美国的市场只有4大类: Queen Ann(安妮女王式), Louis(路易式), Country(乡村式)和 Mission(米申式,源于英国的Shaker夏克式),或者加上一些板式的现代。

    日本也只有3-5种款式,英法的款式也很少,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北欧设计,没多少款式。

    中国人什么都有,什么都要,几乎全世界的款式都有,但都是四不像,就是单单缺了自己的款式。明式、新中式等所谓的中式家具,算是中国自己的款式吧?也只占市场小份额。在西式现代设计的建筑里,放进中式家具,有点格格不入,因此“需要对硬装有要求”,要付设计费和装饰费,使用中式家具的成本就高了。

    希望这次COVID打乱了历年的步伐,能否也能打乱这种年年开新样的步伐。

     今日家具的判断:“家居消费的需求,并不会消失而是延缓”,我也深表赞同,该杂志2月28日发表:“中    国家具业如何对抗新冠疫情?”内容不再赘述。

    对国内市场:

    瘟疫期间:人不能出来,装修也不能施工,卖场没开,开了也没人,因此内销这个时期是静止的,买卖都延后。至于在疫情期间如何应对,网上谈了许多,比如增加线上销售等等,我就不再重复了。

    疫情后的市场,肯定会有所反弹,但工厂是否能供货?关键在节前的成品库存及材料库存,以及人员的到位等等。

    出口市场:

    出口肯定会延误交货期30-45天以上,但大多数的顾客应该都会理解,关键是市场所在地是否也发生疫情,如果市场出现疫情,那外国市场也会发生需求减少,至少是短期的减少,和国内市场一样,会延缓但不会消失。VS课桌椅|德国VS课桌椅|德国VS全进口课桌椅|VS学校家具|VS国际学校家具|德国VS国际学校家具|欧洲全进口学校学具—【OF365大连品牌办公椅】http://www.of365-dalian.cn/ 

    这些讲的都是直接的影响,间接影响可能也会很大。比如东南亚国家,原材料、配件五金等,一向来是由中国供应的,依赖度很大,我认识的一些马来西亚的沙发厂,就因为中国的沙发布不能及时供货而停工,越南的情况可能更糟。

美国的几次反倾销:

    2004年对中国的实木卧房家具

    2019年对中国的橱柜及床垫

    这些反倾销,得利最大的是越南 ,许多中国工厂被迫搬到越南,但原材料、五金配件等都还是由中国供应,尤其是去年新搬过去的,有些在中国制作大部分,小部分去越南完成,中国有疫情,开不了工,供不了货,越南也就一样开不了工。

    据统计,越南的家具业,高达70%的材料、设备、五金等等,依赖中国。

    这些直接与间接的影响,对世界的供应链都产生极大的影响,这是全球化所造成的。中国改革开放后这几十年的发展,靠的就是全球化。这几十年,中国人接下了西欧和北美转移来的低端产业,从最苦最累的活做起,一点一点地建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然而几十年的全球化,造成了很多国家的产业狭窄化了,全球化协作,各国都是发展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全球分工的结果,使到很多国家失去了许多行业。

    因此美国对中国实木卧房家具反倾销,十几年过去了,这行业并没有回到美国,因为美国人无法自己生产了。

    产业的狭窄化,让所有国家都担心,既怕别人出事断了自己的供应,更怕自己丢掉产业链上的位置,失去发展机会。

    像中国这次的疫情,重创中国的经济,但也同时重创世界经济,因为大量的中国工厂无法开工,严重缩减了全世界的商品供应。


    诸如此类,全球化使世界的商品更丰富、更廉价,但财富也更集中,产业的风险也更大了。这也给了反全球化的政客一个借口,希望将更多产业保留在自己的国家, 扩大产业品类。

    这次的COVID-19,源头在哪里,还不清楚,但对全球以及全球化的经济,产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影响。